手机怎样下载真钱棋牌

2019-07-23 19:28:45 来源: 奇奇玩儿童软件

  “如果上市后既不做电视也不做VR,我们老老实实经营暴风影音,今天你还会有兴趣采访我吗?”

  这是暴风集团(300431.SZ)董事长冯鑫在2017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一段话。说这句话时,暴风和冯鑫都还是媒体的常客。现在,正在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冯鑫已经完全缄默,没空在媒体上露脸了。

  这句话背后也暗藏暴风集团由盛极一时到跌落谷底的最重要原因。

  做VR、做文化影视、做电视、做体育、做区块链……上市以来的暴风集团曾经追对了一切风口。但暴风并没能因此而飞得更高。

  4月27日,暴风集团2018年年报发布,净利暴跌2000%,是上市以来年报表现最差的一年。

  暴风集团走到今天,正是因为曾经追对了一切的风口,却又在风口过后被困在自己“召”来暴风雨之中。

  净利润暴跌2077.65% 审计机构:有隐瞒

  4月27日,暴风集团正式发布2018年年度报告,细看暴风集团的财报,你会吓一跳。2018年暴风集团归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0.9亿元,暴跌2077.65%,未能维持盈利状态。

  暴风的亏损状态到了2019年还没有改善,时代周报(微信公众号ID:Timeweekly)发现,根据暴风2019年一季度报告显示暴风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7120.51万元,同比下降81.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49.50万元,同比增长40.78%。只是亏得没那么多了,但是营业收入依然在下降。

  尽管2018年报已如此惨淡,但真实情况似乎比年报所表现的更糟糕。

  对于这个不太好看的年报,审计机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持:保留意见。也就是说,审计机构认为,年报某些方面不对劲。

  审计机构之所以持“保留意见“是因为他们认为暴风集团:“存在可能导致对暴风集团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暴风集团财务报表对这一事项并未做出充分披露”。

  另一方面审计机构认为暴风集团的商誉减值适当性的存疑。因为暴风集团商誉的账面余额为1.62亿元,但暴风的商誉减值准备为2,726.93万元。剩下的1.35亿元是合并暴风智能及其子公司形成的,暴风集团并未对其进行减值。如果商誉减值中算上这1.53亿元,暴风2018的年报表现会比现在更糟糕。

  其实暴风集团的商誉减值问题,不是第一次受到质疑,就在今年2月,暴风集团在披露业绩预告之后,就收到深交所对其商誉减值问题的问询函。

  深交所当时要求暴风集团说明计提减值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是否存在调节利润的情形。暴风集团的回复是:公司对减值项目进行合理估计,计提资产减值损失,不存在调节利润的情形。

  沉默的冯鑫,水逆的暴风

  时代周报(微信公众号ID:Timeweekly)打开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的微博发现,最近一条微博的发布时间是2018年7月19日,冯鑫已经差不多一年没有更新动态。在这条微博里面,冯鑫表示:“2018 All for TV。”

  这条微博发布的时间是暴风发布2018年半年报业绩预告后的一个星期。业绩预告显示,预计互联网电视业务实现销量同比增长超130%。这样的销售数据看起来似乎很好。

  事实是,销售虽然有增长,但是并没有增收,反而出现前所未有的巨亏。2018年上半年,其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0,618万元,同比大幅下滑775.22%。也因此,半年报发布后,暴风集团收到了深交所对其净利巨亏的质询涵。

  2018年半年报业绩预告发布后,冯鑫在微博上喊了句“2018 All for TV”后就“销声匿迹”了。冯鑫虽然沉默了,关于暴风的新闻却常见诸报端。因为暴风不仅净利润巨亏,还有诸多麻烦缠身。

  2018年暴风集团一共收到四封问询函以及一份监管函;天眼查显示,仅仅2019年至今,半年不到暴风集团有27条被列入失信执行人的信息。但这些只是暴风集团漫长的“水逆期”的冰山一角。

  净利润暴跌、高管纷纷请辞离职、库存备货不足、冯鑫股权质押爆仓、被深交所发函质询、海外投资体育项目爆雷、潜亏52亿、诉讼缠身、欠薪、实控人和上市公司相继被列为失信执行人……关于暴风的负面消息不绝于耳。

  在暴风集团的股吧,一位亏损严重的投资者悲观而愤怒地说,“退市吧!”

  暴风曾风光无限,风头一时无两,在上市不久经历了连续28个涨停,为什么跟乐视遭遇一样“滑铁卢”?

  不务正业,追了一切风口

  2015年3月24日,暴风集团上市。那时A股大牛市正上演“最后的疯狂“,乘着“牛市东风”的暴风,上市后不久就迎来连续28个涨停板。股价从7.14元的发行价一路飙升到327元的最高点,总市值达到360.97亿元。

  随着股价一起膨胀的,还有暴风的战略布局和董事长冯鑫的心态。

  在一次公开演讲中冯鑫表示:“妖股这个词,我不喜欢,但是也没有别的词来形容不是”,冯鑫当时因为股价飙升而出现的膨胀和傲娇,可见一斑。

  暴风的成功上市,离不开他在视频主业务上的一个“小聪明“。2012、2013年左右因为国家严厉打击盗版行为,各个视频网站开始烧钱购买内容版权,当时各个视频头部网站基本处于亏损状态。

  而暴风作为以“暴风影音”播放器起家的视频网站公司,竟然另辟蹊径,他没有加入版权内容烧钱大战,依然坚持原来的内容聚合模式获取版权内容。因为不用烧钱购买内容版权,这一举动让它省了钱,上市前,暴风的财报表现很漂亮,毛利率远远高于同行,也因这个原因在上市后受到追捧。

  上市后,看着账上金额的暴增,暴风的战略布局也变得大胆起来。虽然暴风在发家的视频行业保守而吝啬,但对于其他新兴的风口却表现得狂热和豪爽。

  暴风当时的确立了“暴风全球DT大娱乐“战略,并先后成立暴风魔镜、暴风秀场、暴风TV、暴风体育等八个业务模块,布局VR、TV、影视、体育、海外等行业,迅速投资布局了16家公司。当年,这些行业就像今年的5G、工业大麻股一样火爆。新业务的布局也不断刺激着资本市场的逐利者们买入暴风的股票,不断拉高股价。

  暴风后来遭遇的一切暴风雨,都源于上市前后的膨胀。

  暴风的“DT大娱乐”布局,跟乐视网的“生态化反”异曲同工。

  曾经在金山、雅虎等公司工作的冯鑫是产品经理出身,是雷军的忠实拥趸。暴风集团所走的互联网电视方向,也是在效仿小米集团从硬件着手占领互联网TV市场的思路。但其实,上市后的暴风更像他的前车之鉴乐视网,董事长冯鑫更像他的山西老乡贾跃亭。

  没有人知道,“雷布斯”究竟相不相信自己说的那句“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但追了一切风口的冯鑫曾经一定对这句话坚定不移地相信着的。

  追的风口都成了“地雷”

  当初看似聪明的另辟蹊径、“不务正业”,让暴风失去了后来的多个行业发展契机,彻底沦为视频行业的边缘产品。而当初追的一个个风口,后来都变成“地雷”。

  后来,视频行业的在线视频网站兴起,视频播放器不再是“刚需”,暴风主营业务视频播放器“暴风影音“渐渐成为占内存的“鸡肋”产品。

  再后来,视频行业迎来移动端在线视频播放发展契机,各个视频平台推出自己的APP端,在内容上毫无优势的暴风难有会员收入,流量下滑,用户被其他平台分流,与视频播放业务有关的广告收入等也逐渐缩水。

(T责任编辑:贾斯曼) {td_xwnr1}
责编:奇奇玩儿童软件
加载更多